反应性关节炎

我就是来看文的,想嫁给王凯,东哥是我老乡

姐姐家电梯遇到我婆婆,我大姑姐( ˃᷄˶˶̫˶˂᷅ )好激动,导致都没敢打招呼(*꒦ິ⌓꒦ີ)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长恨歌


朕死了。

皇宫起火了,好大的火,小殊,祁王兄,朕尽力了,最终没能留住大梁的海晏河清。

蔺晨,朕最庆幸的是死之前给你写了一封断绝书,让你的鸽子带回去了,你说让我想你的时候用作书信联系,这只鸽子我养了十年,能吃能喝,朕的御花园,演武场,都被他留下过白色特殊痕迹。朕曾经想炖了他,最终还是没舍得,留下来睹物思人也好,起码也是白白胖胖的。

蔺晨,上个月你在信中说到你并非像江湖传言那样倾慕捧月阁的珍珠姑娘,并为争夺美人心与穆青大战三百回合,只是易容成穆青的样子去听珍珠姑娘最新的小曲儿,却被穆小王爷当场当场识破撕破了脸皮儿。

哼,大骗子,朕真想让穆青再打你一次。

朕被你骗得还少吗!还是你当朕真的傻!

其实第一次你易容成小殊朕也是怀疑过的,小殊才不会偷吃朕的榛子酥!

第二次你易容成了琴师。问朕为什么会知道?你见过琴师一边弹琴一边对朕媚眼如丝的?!看朕不剜了他的眼!你还给朕弹凤求凰!!朕明明没喝多,母后非说朕喝多了脸红,早早地散了筵席,等第二天朕再宣你进殿弹琴,你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三次你竟易容成朕寝殿的小太监,有事儿没事儿劝朕更衣,趁着递茶的功夫摸朕的手,朕睡着了竟然还偷亲……真是放肆!摸够了你就跑了!真该找借口打一顿你这贪嘴的小奴才!

第四次你应该是刚从凤栖沟回来,虽然没出现在朕眼前,但是宫里的御膳房应该是不会有顶针婆婆的辣花生。还有一个原因,飞流来摘梅花被战英发现了,朕答应替他保密,他才告诉朕你易容成了御膳房的王庖长,但是嫌他太丑,不愿出现在朕面前。怎么着,难道朕选庖长还要从琅琊阁美人榜上挑?

第五次你易容成了新进的宫女,这次不止朕看出来了,战英也看出来了。怎么会有比朕还高的宫女!每天都想伺候朕就寝,你就不能像其他宫女一样矜持一些!?问你为什么总喜欢穿白衣服你竟然告诉朕白色显瘦!每天给朕端上来的菜少了一半,你腰一天比一天圆!豫津都以为朕宠幸了你,还劝朕和皇后、母后好好说说,好歹给你个位份。后来母亲病了,你又扮成太医给母亲诊病,抓药,半年后,母亲没了,你卸下易容抱着我陪我聊了一夜,待我第二日上朝之后就走了。

第六次你来的时候朕的太子刚出生,你只留下了一只长命锁,再也没来过,偶尔书信来往,却也只是解释你。

朕每天都在观察宫里来了什么奇怪的新人,可没有一个是你。

再后来,朕的天下乱了,朝廷起风了,宫里失火了,朕要驾崩了。

奈何桥已过,上穷碧落下黄泉,蔺晨,我终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关于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楼诚
今天是明秘书生日,可是今天汪处长又抓了一个地下党,明长官不得已又使出美男计约汪处长一起吃吃小饭,喝喝小酒,花前月下,顺便完成一下革命工作,套套小话什么的。
婉拒了汪处长留宿的意见,明长官拦了辆车急匆匆往家赶,终于在书房找到了刚洗完澡的明秘书。
抱住喷香的自家小秘书,明长官不禁心猿意马:“阿诚,今天是你生日,没能好好陪你,还没过12点,不如我下面给你吃?”
明秘书一记眼刀横过,反手一记直拳直捣明长官胸口:“(。•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明长官尔康手“阿诚你别激动!”

凌李
“老凌!他们今天说我过完年又胖了!!”
“那是你以前太瘦了,他们才会有这种错觉。”
“(。•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那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红烧肉……”

洪季
“洪少秋!你让我陪你卧底酒吧我没意见,你确定让我说这些话?”
“三儿,你不会是害羞说不出来吧,看你这小脸儿黑的,脸红也看不出来啊!”
“(。•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一记直钩拳
“季三儿!停!”
“(〃′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又一记直钩拳
“季三儿!你这小混蛋怎么对你长官的!”
“(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再来三拳
“三儿,我错了!”
“(。• ︿•̀。)大坏蛋,打死你(つд⊂)”左右开弓最后三拳
“季老三!今晚床上你等着!”

等核磁共振的时候脑洞大的不行不行的

胡八一一直觉得自己自己命挺硬的,下了这么多次墓还能完好无损的去盗下一个墓,直到挖到了萧景琰,他觉得自己下面也挺硬的

半面妆

半面妆(希望有大大能写这个脑洞……)

“水牛,瘦!”飞流说
“嗯,我的衣服他穿是有点大,可是我高啊!”
“水牛,红衣服!”
“噫,他是适合红衣服,可是我怕他跑了,把他衣服都烧了,他找不到衣服,就只能穿我的衣服,就回不去他的朝廷啦!”
“你!易容术!苏哥哥说!”
“天地良心,我除了第一次是易容冒充长苏约景琰赏花踏青其他时间可从来没对景琰用过易容术,那天景琰还高兴的夸我的药管用,让长苏胖了一点,小飞流,你蔺哥哥我,那能叫胖么!”
“水牛不见啦,大火,皇宫烧没了,水牛也不见啦!”
“谁说他不见了,”小蔺阁主照着镜子,含情脉脉的说“他就在这里,我哭他就哭,我笑他就笑,我们终于在一起了,我的景琰”

开屏好美!!!😭😭😭😭我要疯!!(⸝⸝⸝ᵒ̴̶̷̥́ ⌑ ᵒ̴̶̷̣̥̀⸝⸝⸝)